一条咸鱼

成为更好的人

最近好想看r啊

每一天都负能量爆棚🤐

赢啊⛽️

也许我真的不配看比赛

我真的不配看比赛吗?如果今天赢了我明天打死都不会看一眼!

5.19。希望是一个新的开始。

小花的伤还没有好,半躺在床上,眼睛却盯着账本,对得很
仔细。我走进屋里,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我开口想要笑他为了钱连伤都不顾,却看着他盯着账本的眼睛出了神。当时我中弹从高空坠落,他拉住我,因为背光,我看不清他的面部表情。不知道当时他的眼睛是什么样的,是不是也像现在盯着账本一样死死的盯着我呢?我摸摸脸,好像他的血又滴在我脸上,黏稠、炽热。
小花见我杵在门口不动,抬起眼皮,道:“又被雷劈了?”血滴在脸上的触感传到心头又冲上大脑,我脑袋一热,脱口而出:“我还没账本好看?”这下,小花连眼皮都不愿意抬了,又将眼神收回在账本上。我依旧站在门口,心想,完了真的被雷劈了。
可是在听雷之前,不是有人拉住我了吗?我一想,又乐了起来。

“那什么样是不一般”

一只芃狐:

看完更新去翻昨天的留言,看到有人评论说黑瞎子以前在盗笔里的形象是痞痞的带着狠劲儿还有点幽默,而在重启里被写得很一般。

这个“很一般”,一下子戳痛了我。

盗笔里的瞎子是什么样的呢,他身手利落,他无常,他莫测,吴邪觉得他是个疯子,笑起来神经兮兮还有点儿癫

重启里呢,他唱歌儿,烤鱼,被吴邪靠着静静听他说话,看着他,给他递热水,在所有人都戒备沉默着的时候说出自己的想法,给他提示,帮他分析,对吴邪的打断无视毫不介意

他说“鱼很好吃你要不要来几条”,他笑着摇头说“对不起”,他说“我觉得应该是哑巴和胖子先下去”

他紧跟着从横梁上跳下来,翻身上岸刚想对吴邪说话

他攥着脏兮兮的墨镜站在一边,“我徒弟是对的”

——

他还能有什么“不一般”,当那层神秘在信任与交付中褪去,当他决定不声不响把命留在那片沙海,他早就变成了个彻头彻尾的普通人

在重启里,他带着这种可以称之为专注的温柔,以一个陪伴者的姿态存在着,对吴邪有求必应,有问必答,可温柔有什么意思呢,甚至在整部盗笔里,温柔最无用

所以有人不满,他们说黑瞎子忽然变成了个普通人

从一开始的气恼,想着想着,忽然鼻子一酸,怎么说呢,谢谢你们的旁观者清


而三叔也确实是懂得吧,他回复道:“那什么样是不一般。”

“以前不觉得你那么啰嗦。”黑瞎子轻声道。

“那是我以前从来没觉得自己离死亡这么近。快死了,总想知道点以前求而不得的事。”

“那你怎么从来不想知道我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哑巴在青铜门里呆十年,我的眼睛可快瞎了一辈子。”瞎子在我耳边轻声说。